首页>> 资讯>> 头条关注  正文
回首"回家的路",踏响"幸福节拍"
【字体: 】【2019年02月13日】【责任编辑:于梅】【阅读:507 次】

当你答不上星期几,却记得农历初几,便是春节了。

交通的发展让我们走得更远,而亲情让我们不忘初心,每每回到原点。踏上归路,越来越轻松的旅程,让人感叹生活的日新月异;盼一路回到家,熟悉又陌生的故乡,土路变坦途。变动不居的岁月中,"回家的路"仿佛一把标尺,丈量着时代前行的脚步。

 回家去,越走越"快"

"我回去了,代问家人好! "年初五,记者收到"发小"朱竞杰的信息。彼时,大雪纷飞,他已登上返沪的列车。

像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,朱竞杰虽已在上海定居超过10年,但过年"回家看看"仍是一种执念。不同的是,从上海到皖北萧县近600公里,时光流转,回家的路已从一路颠簸变顺畅通达。

"记忆最深的是,2004年春节半夜爬起来买票,那时铁路部门组织在体育场售票,那场面,啧啧啧……"记者拨通朱竞杰电话,他回忆"排到上午10点多票没了。后来买了无座票,站了10多个小时回家"。电话里没有喧闹,只有隐约的欢声笑语。朱竞杰乘坐的G7298次列车,以200公里的时速带着他"贴地飞行",风雪无阻,短短3个半小时从淮北直达上海。

路长情更长。同样朝着团聚出发,发展赋予我们更多选择,有了更好的抵达方式。

2月5日清晨5点半,记者起床准备返回300多公里外的家乡——萧县马井镇范庄村。正是大年初一,合肥高铁南站人潮涌动,人们步履虽一如既往匆忙,脸上却写着喜庆。 6点54分,记者乘坐的G1878次列车呼啸离站。旁边座位上,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两孩子。

"年初一还出门?"记者笑着问。"去徐州给孩子外婆拜年。"孩子母亲说,往年开车走高速,不堵车都要4个多小时,"现在好了,高铁1个多小时就到。 "

8点31分,列车来到徐州东站。记者在这里换乘。9点03分,记者到达萧县北站。即便没买到直达票,换乘一次,近400公里的路程也不过2个小时。仿佛前一秒还在合肥家里洗漱,后一秒就望见故乡山水。

记者在家乡每遇亲朋攀谈,言语间多会提及"高铁",进而感叹"太方便了"。截至去年底,我省高铁通车里程达1403公里,居全国第五。春节长假期间,数百万人从合肥乘高铁出行。

为什么走得再远也要回家?大概是千百年来人们对阖家团圆的追求从没改变。于是,即便是天涯海角,是异国他乡,人们总会年复一年踏上归途。只是在不变的祝福背后,回家的脚步是越来越轻快了。

 车轮转,步履从容

"这么多东西啊? "2月3日,农历腊月二十九一大早,记者随拎着大包小包的父母来到小区地下车库,送他们回望江县老家。

母亲答道:"在年货展上买的。以前在车站排队坐汽车回家,不敢带东西。现在你送我们回去,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,想带多少东西就带多少东西。 "

从合肥市金寨路高架转上合安高速,虽然部分路段在扩建,但道路通行还算顺畅。 2个小时之后,我们抵达才修好的济广高速。眼前的高速宽阔平稳。而在记者的记忆里,以前回老家必须从安庆下高速,再走省道。途经四五个乡镇,遇上堵车从安庆到望江县城,比从合肥到安庆还要久。

如今,从合肥的家里到望江县鸦滩镇,仅用3个小时。

越织越密的交通网,把城乡串为一体,开车回家过年越来越方便,驱车携一家老小走亲访友也成了新年新风景。

"今天我们带着奶奶、小孩一起去大姑家拜个年吧。 "年初三,天空飘起了雪花,母亲提议道。若是在前几年,下雪天出门拜年是个苦差事,骑摩托车不仅冷,还存在安全隐患,走路的话需要一两个小时,现在可不同往日了。

"嘀嘀嘀……"小叔金宗陆的车子停在了我家门口,"你们车子可坐得下,我车子上还有空。 "

"我们车子也有空呢。"母亲答道,"现在家家都有车子,你大哥去年也考了驾照,今年也打算买个车,到时候我家就有两辆小汽车了。有了车出行更方便。 "20多分钟后,我们一行数十人便抵达了大姑家门口,还未进门,从合肥赶来的小姑也已经到达。此时,大姑家门口已经停了6辆小汽车。

发展,鼓起了越来越多人的腰包,轿车成了普通家庭的标配。如今的拜年路,老人不再需要拄着拐棍儿行走,年轻人也不再背着小孩、手提大包小包赶班车。在车轮欢快的旋转中,年味是越来越酣畅热烈了。

阡陌间,焕然一"新"

2月4日,农历腊月三十,舒城县城关镇河口村村民余友和一大早就忙着准备年夜饭。在县城上学的孙女放寒假早就回来了,做建材生意的儿子儿媳则一直忙到了年关,才踏上回家的路。

前一天降雨的缘故,老余家门前的路湿气未散,但冲刷得干净。两旁香樟也显得精神抖擞。路的一端连着G206线合安路舒城段,横穿河口村多个村民组,是回家的必经之路。

"你看这6米宽的柏油路,再也不担心堵车了。 "说起门前这条路,68岁的老余打开了话匣子,"十多年前还是土路呢,一下雨到处是烂泥;三四年前改成了水泥路,路好走了,但是窄了点,尤其到了过年,车多就容易堵;去年升级成了柏油路,加宽了。你看这路两旁,又是种了树,又是安了路灯,晚上不少人过来散步呢! "

同样,在皖北萧县,出了高铁站,下了省道,小汽车转来转去进了村。记忆里崎岖的土路没了,水泥路修到了院子边,穿村而过。在一个熟悉的转角,记者不由心底一紧:那年春节,车底盘就在这被挂了。而此刻,车辆平稳驶过……

变化的不仅是路。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,让古老村落容光焕发。

站在老余家门口,记者目之所及,是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:家家户户两层小洋房,前面是开阔的柏油路,道旁的水渠里河水静静流过。远方菜地里黄色的油菜花已悄悄绽开。 "环境变好了,日子才能越过越舒坦。 "河口村党总支书记董成松说,污水治理和改厕也还在继续,村里新建了两个垃圾中转站,每个村民组都安置了两三个大垃圾桶,并安排了专人定期清扫运输。

焕然一新的背后,是村民们满满的幸福感——"村渠修好了,我们浇菜灌水方便多了!""村里还改了电,夏天空调‘跑得动'了!再热也不怕。 ""咱这个居住环境,不比城里的小区差"……在止不住的感叹中,故乡是越变越美了。

( 来源:安徽日报  作者:史力 何珂 彭园园 )


网友评论